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您当前的位置: 健康传媒 > 健康栏目 > 多胞胎故事 > 我和多胞胎 >
我和多胞胎

罕见的相似
2017-05-12 02:12

  逢年过节,我最开心的事,就是拆看各地多胞胎家庭的来信。信里面大都夹着孩子们的照片,看着一张张一模一样的脸庞,我都会找出先前的照片一一对照,体味孩子们成长的快乐。可今年元宵节那天,一封山东沾化的来信,让我十分难过。明明是四胞胎家庭,怎么照片上的合影成了兄妹三个了?更令我不安的是,孩子们的母亲耿爱芬在信上告诉我,她家前

  年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,老公为了贴补家用,贷款买了一辆农用车,不料在一次运输途中发生车祸。这起车祸造成两人死亡,老公被判刑四年。现在她的内心十分痛苦,天天以泪洗面。

  我心头一惊,难道四胞胎有一个罹难了?我急忙拨打她家的电话,终于搞清,原来四胞胎中的一个男孩,虽不是在这次车祸中丧身,却在几年前的一场疾病中早早离世,真是令人惋惜。

  面对这个多灾多难的特殊家庭,我一时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。远隔千里,爱莫能助啊!“好在孩子们个个都很听话,读书成绩也不错,这多少有点安慰,现在收入少了,吃得苦点不要紧,我就是受不了这个打击。”精神上的折磨让耿大姐情绪十分低落,有一段时间她甚至不敢出门。我劝耿大姐坚强起来,可怎么劝,都只是劝劝而已,苍白无力。都说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,可在这几千万分之一的四胞胎群体中,居然会有如此相似的不幸。

  我突然想到了嵊州也有个四胞胎家庭,前几年男主人替人开车搞运输,不料出了事故,撞死了一个骑车人,被判了缓刑。多胞胎家庭本来经济就拮据,现在出了事岂不是雪上加霜。

  搁下电话,我急忙拨通嵊州四胞胎妈妈郑春燕的手机。还没听完我的叙述,她就要去了耿大姐的联系电话。春燕连声感叹,怎么也会出这种事,这个时候我最理解她,我一定会鼓励她振作起来,重新面对生活。再次放下电话,我像是完成了一个任务。可稍稍放下的心又拎了起来,虽然我牵了线、搭了桥,可远在山东的耿大姐能接受春燕的劝导吗?她能坚强起来,渡过难关吗?

  半个多月后,我又收到山东沾化耿大姐和孩子们写来的信。耿大姐说,接到春燕的电话真的很感动,她用自己的切身体会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宽慰我、鼓励我,这些话真的比金子还值钱。更高兴的是,前些天,监狱的领导也来家里看望我和孩子。我信心更足了,一切都会过去的,好日子就在前头。

  孩子们也一人写了一封信,塞在信封里。他们个个像表决心似的说,一定好好读书,一定多帮妈妈干活。每封信上都少不了一句话:到了秋天,伯伯一定要来我们家吃冬枣。从字里行间,我看到了耿大姐的笑容和孩子们的乖巧,还有一家人的热情。我悬着的心放下了。

  关注多胞胎,单凭一个人的力量也许很有限,只要大家一起伸出手来,这个特殊群体中的不幸,就会变成财富,让人坚强。

友情链接:

意见反馈
健康传媒 版权所有
Copyright ◎ 1996-2010 Phoenix New Media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